域名百科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域名百科吧 首页 站长天地 查看内容

前员工起底法拉第未来:只要有贾跃亭,就不可能造出汽车

2017-11-27 19:02| 责任编辑: ymbk8| 查看: 152| 评论: 0

摘要:   开抢了!双11创业者优选服务!   在洛杉矶富人区Rancho Palos Verdes的城郊,有一栋700多平的别墅坐落在风景如画的悬崖边上,而在别墅的对面,就是浩瀚无际的太平洋。这是一栋两层高的独 ...

  开抢了!双11创业者优选服务!

  在洛杉矶富人区Rancho Palos Verdes的城郊,有一栋700多平的别墅坐落在风景如画的悬崖边上,而在别墅的对面,就是浩瀚无际的太平洋。这是一栋两层高的独栋别墅,里面有六间卧室、七间浴室以及足足能停下三辆汽车的超大车库。

  这栋别墅还拥有绝对的隐私,就连谷歌(微博)地图都无法提供这一带的街景画面。虽然在洛杉矶这样的别墅比比皆是,但与众不同的是,拥有它的并不是某个富豪,而是一家名为Ocean View Drive的公司。

  根据此前一份未公开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,这栋别墅被注册在法拉第未来副总裁邓超英的名下。而该公司的CEO正是贾跃亭,一位来自中国的科技企业家,也是法拉第未来的主要投资人。

  在过去的一年里,法拉第未来备受资金问题的困扰。但Ocean View Drive作为贾跃亭科技帝国中的一个“空壳公司”,依然拥有着这栋豪华别墅,难免会引起外界的非议。根据四位知情人士向Jalopnik介绍,这栋别墅在法拉第未来内部有一个特别的昵称:“俱乐部会所”,

  这个会所不仅用来临时招待新员工、举行公司会议,同时还可以承办一些豪华的招待宴请,有私人大厨专门烹制各种美味大餐。

 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在聚会的时候喝上一杯2000美元一瓶的威士忌或葡萄酒,已经成为了习以为常的事情。

  这种极尽奢华的作风与法拉第未来的穷途末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就在这个月,又有一位刚刚加盟没多久的高管离开了法拉第未来,只剩下“孤家寡人”贾跃亭还在挽救着自己企业家的形象。

  法拉第未来在2015年粉墨登场,对未来汽车的构想也受到了广泛关注。这种无人驾驶、造型时尚的全电动汽车,还能像智能手机一样根据驾驶者的习惯自动调整适应。当时的法拉第未来还夸下海口,要造出秒杀其它所有竞争对手的汽车,现存的汽车全部都会被淘汰。

  “汽车就应该了解我的需求、喜好和目的地。”法拉第未来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在2015年曾这样说。但两年多过去了,这家公司除了几辆原型车和接二连三曝出的负面消息之外,没有拿出任何像样的产品或技术。

  法拉第未来去年这个时候所面临的窘境,与现在非常相似。在去年年初的CES消费电子展上,公司带来了FF91旗舰车型,但另一方面公司却因为资金问题停下了建设工厂的脚步。去年CES的遗憾又延续到了今天,并且丝毫没有改善的迹象。

  除了员工频繁流动离职、现金流捉襟见肘之外,根据之前未公开的诉讼显示,法拉第未来还面临着新的起诉。当然起诉的内容我们已经习以为常,包括餐费、仓库租金这些拖欠供应商的款项。

  法拉第未来代表目前拒绝接受采访,但已经通过一份简单的声明来回应外界一系列的问题。

  “作为一家私营企业,我们不会对公司及投资者有关的财务、法律或商业计划发表任何评论。”

  现在的法拉第未来,已经处在了坍塌的边缘。这位44岁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手中的两家公司,法拉第未来和乐视集团,都已经穷途末路。

  根据内部人士的说法,贾跃亭的固执是导致公司陷入僵局的主要原因。

  就算是冒着公司倒闭的风险,他也拒绝放弃手中任何的控制权。一直以来都有投资者表示愿意向法拉第未来投资,但都遭到了贾跃亭的拒绝或退出谈判。

  通过与7名前法拉第未来员工或熟悉该公司的人士接触,这些内部人士都提出了同一个观点:只有贾跃亭离开,法拉第未来才能活下去。

  “贾跃亭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位非常成功而且受人尊敬的企业家。但现在这种局面,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。”香港咨询公司Dunne Automotive总裁Michael Dunne表示。

  

  最近几年,贾跃亭以惊人的速度在科技行业掀起了一场革命。最初他通过创办“中国版Netflix”乐视公司赚了几十亿美元。然后又凭借着个人魅力、一腔热情和雄厚的资金进入到了汽车工业领域,贾跃亭想要将汽车行业推向自动驾驶和电气化的未来。

  但是现在,已经陆续有多位顶级高管退出了贾跃亭描绘的美好愿景,只留下了贾跃亭独自一人面对着堆积如山的债务。2016年秋,负责为法拉第未来建设内华达州工厂的AECOM公司就要求其付清拖欠的2000万美元欠款。在同年10月初,AECOM发出了最后通牒,如果再不支付工程款,将停止工厂的建设工作。而这样的警告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法拉第未来最终决定放弃了10亿美元的内华达州工厂建设计划。尽管公司口口声声表示,资金已经在就位的路上。

  虽然这边AECOM要账要到了家门口,但另一方面文章最初提到的Ocean View Drive公司并没有停下自己奢靡的脚步。就在AECOM发出警告的11天之后,Ocean View Drive仍然向相关部门提交了申请,要求在Ranchos Palos Verdes的别墅内修建一个新的游泳池和水疗中心。

  这样的做法完全符合内部人士对贾跃亭的描述。自己享受是他最先考虑的问题。在公司拖欠的账单和精致的美味大餐之间,贾跃亭都会优先选择后者。

  “贾跃亭能成为亿万富翁,我认为纯属运气使然,他的钱挣得有点太容易了。”一位法拉第未来的前员工表示。

  上周,法拉第未来前首席财务官Stefan Krause首次公开证实,自己已经在今年10月离开了法拉第未来,一切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  法拉第未来在一份非常戏剧性的声明中指责Krause渎职,并且在声明中不断强调是公司主动解雇了Krause。随后Krause聘请了律师,表示法拉第未来的表态是对自己的一种诬蔑。

  就在同一天,贾跃亭还在给法拉第未来所有员工的电子邮件中继续“洗脑”。

  “在全球我们还有1000多名员工在夜以继日的努力工作,尽管要面对各种挑战和外界的质疑,但我们依然坚信可以早日将F11推向市场。”贾跃亭在电子邮件中说道。

  这封电子邮件很明显带有“贾跃亭式”的风格。

  六位法拉第未来前员工用“野心勃勃”来形容自己的前老板,甚至还有些自我主义。就算周围的环境再差,他也不会有丝毫退让。

  

  贾跃亭出生于1973年的山西农村,他的成长经历充满了艰辛。小时候他的家庭条件非常贫苦,就算是暑假,他也会在钢铁厂里打工度日。

  在学校毕业之后,贾跃亭迷上了科技。在开启创业经历之前,贾跃亭曾在当地的税务部门做过短期的电脑维护工作。在创业初期,他还贩卖过信号基站用的蓄电池。

  贾跃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是在2002年,他从税务部门辞职,成立一家名叫Sinotel Technologies的电信设备公司,并且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成功在新加坡完成上市。大名鼎鼎的乐视公司也诞生在这段时间里,号称“中国版Netflix”。

  乐视公司在2010年完成上市,并且业务范围迅速扩大到了电视、流媒体视频、影视和智能手机等行业。最高峰的时候乐视总员工数量超过了1万人,并且拥有10亿美元的年收入。

  当时,已经有业内人士表示乐视涉足的业务范围太广,存在一定的风险。但乐视并未因此停下脚步,依然朝着自己雄心勃勃的扩张目标前进。

  贾跃亭自己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,尤其是面临激烈的竞争。为了继续扩张,乐视需要越来越多的现金流不断注入。

  而当时乐视不断壮大的规模,也让贾跃亭信心爆棚。他甚至表示要复制苹果、特斯拉和Netflix的成功,并且击败所有对手。

  不仅是公司的目标,贾跃亭自己的着装风格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向竞争对手靠拢。他开始像乔布斯一样穿着固定的搭配,简单的衬衫、普通的牛仔裤和运动鞋。而乐视的智能手机和电视发布会,也开始效仿苹果的风格。

  贾跃亭的努力与自信,当时获得了不少投资者的青睐。但随着贾氏帝国规模不断壮大,贾跃亭的口气越来越大。他认为乐视完全有能力超越所有竞争对手,这种口号似的目标,已经超出了公众的忍受范围。

  贾跃亭甚至在个人微博上将苹果比作互联网时代的“希特勒”,不过后来他也为此进行了道歉。

  电动汽车当然也在贾跃亭的宏伟蓝图中。中国汽车行业专家Dunne描述了这样一个开启贾跃亭造车梦的故事。

  2014年,贾跃亭在美国试驾了特斯拉电动汽车,而这次试驾给了他新的灵感。下车的一瞬间,他决定要自己造一辆电动汽车。

  下定决心后,贾跃亭投资了一家当时名叫Atieva、现在已经改名Lucid Motors的电动汽车创业公司,并且继续推动乐视开发电动汽车。

  乐视用了一种非常科幻、但又很模糊的概念来形容自己的愿景,“智能”、“联网”、“无人驾驶”、“全电动”、“200公里/小时”,这些都是乐视使用过的词汇。

  2014年年底,贾跃亭作为主要出资人成立了法拉第未来公司,并且立刻吸引了大量来自于硅谷和传统汽车厂商的人才,甚至还有人从特斯拉跳槽而来。

  法拉第未来也继承了贾跃亭和乐视一贯的行事风格。公司计划在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建设工厂(该州也提供了非常优厚的补贴和税收政策),旨在打造出一辆比特斯拉还快的超级电动跑车,进一步改变人们对私人交通出行方式的看法。

  “特斯拉是一家伟大的公司,将全球汽车行业带入到了电气化时代。但我们不只是在造一辆车,而是一种通过四个轮子移动的智能设备,本质上来说,它与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没有区别。”贾跃亭在2016年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。

  

  不过贾跃亭对法拉第未来制定了如此激进的目标,业内人士和观察家们普遍都不太看好。尤其是乐视、法拉第未来和Lucid Motors三家公司“三管齐下”的做法,引起了行业专家和记者的困惑。

  法拉第未来与Lucid Motors业务是否重叠?

  与乐视究竟是什么关系?

  贾跃亭在三家公司造车的过程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?

  为何法拉第未来迟迟没有任命官方的CEO?

  贾跃亭是否已经出任了法拉第未来CEO?

  这些问题始终困扰着外界和业内人士(后来贾跃亭表示计划出售Lucid Motors的股票,不过后者拒绝对此发表评论)。

  “他总是希望在同一时间做很多事情,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资源来一一完成。”一位前员工表示。

  其实贾跃亭为法拉第未来最初制定的目标,不仅仅是击败特斯拉。根据三位内部人士表示,他还设想能够在10年内实现200到300万年产量的目标,并且旗下产品线都采用不同的平台,还要在美国和中国建设多家工厂。

  贾跃亭曾考察了一家位于路易斯安纳州的废弃工厂,之前已经有一家名叫Elio Motors的初创公司在这里创业,但最终以失败收场。

  “路易斯安纳州提供了空前的优惠措施,不仅有税收减免,甚至还提供了现金补贴,项目总价值已经达到了4亿美元。”知情人士表示。

  对法拉第未来来说,建设工厂一切都要从头做起,而贾跃亭的预算却和目标金额相距甚远。贾跃亭为自己10年电动汽车发展规划提供了30亿美元的资金,当投资者意识到这并非是一个玩笑时,纷纷选择了退出。

  一位贾跃亭前高级顾问、汽车行业资深人士在完全了解贾跃亭的目标之后,给出了250亿美元的投资建议。但贾跃亭对不以为然,甚至对这个数字提出了质疑。

  一位熟悉贾跃亭计划的消息人士表示,贾跃亭的要求极其荒唐,他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只是造一辆车的投入就需要几十亿美元。

  残酷的现实给贾跃亭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  在2015年下半年亮相之后,法拉第未来打算在第二年的CES上正式展出公司的第一款电动汽车。贾跃亭的预热工作做得相当到位,但外界都希望他能够拿出一辆实实在在的真车,而不只是玩概念。

  但最终法拉第未来并没有满足外界的期望。公司只是在展会上摆了一辆就像是“蝙蝠侠战车”一样造型的模型,并没有大家期待的“真车”。法拉第未来还强调“真车很快就会到来,现在已经开始测试了”。

  到这个阶段,贾跃亭已经在汽车项目上投入了不少的资金,但最终只是拿出了一辆不能开走的FFZERO1模型,这与他最初为法拉第未来描绘的愿景相距甚远。

  在CES上,法拉第未来高管将这个模型比作2007年的iPhone,声称这是一辆可以手动也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,号称它可以改变我们对汽车的一切认知。同时还能利用人工智能以及增强现实这样先进的技术,颠覆整个世界的观念。

  

  在法拉第未来的口中,这辆模型简直无所不能,但一切都只是愿景。

  造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但考虑到贾跃亭的名气以及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,法拉第未来还是吸引到了大量的人才。从此开始,整个汽车行业也开始有了类似的想法。共享汽车都会变成过去时,人们可以通过智能手机调用无人驾驶汽车,将自己运送到目的地。在2015年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想出来的场景,而贾跃亭做到了。

  “他对未来汽车世界的看法,是我听到过最好的描述。”一位前员工表示。

  员工们一边拿着丰厚的薪水,一边全身心的投入到项目研发中。公司的员工数量一度增加到1200人。而对贾跃亭这位亿万富翁来说,他愿意在未来的汽车世界愿景中倾其所有。当时法拉第未来简直成为了汽车工程师和设计师们的“天堂”。

  尽管产品研发速度进度缓慢,但法拉第未来的资金量并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。但贾跃亭这种“一心三用”的方式,投资Lucid Motors、发布乐视品牌电动汽车以及大手笔投资法拉第未来,还是为后来埋下了祸根。

  到2016年年底,法拉第未来的公司账目开始出现了违规行为,公司的财务总监也开始对公司的状况表示担忧。乐视内部错综复杂的结构、缺乏内部控制以及银行账户资金不足,都暗示了法拉第未来的“未来”。

  不存在永远的天堂

  法拉第未来的问题,在2016年10月迎来了集中爆发。首先内华达州在建工厂收到了第一张拖欠款项的通知单,这让很多员工感到不安。

  与此同时,贾跃亭则忙着开发乐视旗下的LeSEE电动汽车。在之前的几周里,已经有部分法拉第未来的员工被调往了乐视参与到LeSEE的研发,乐视也计划在10月中旬通过一场盛大的发布会揭开其神秘的面纱。

  但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。由于未知的原因,LeSEE未能成功的与大众见面,但贾跃亭依然继续分享着好消息,因为在发布会上他请来了前法拉利F1车队老板Marco Mattiacci,并且后者也是法拉第未来的首席商务官。

  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,就连Mattiacci本人都没有料到。

  据消息人士透露,在这段时间里,法拉第未来面临着两难的选择,是否继续在2017年的CES上亮相。

  在公司内部,大多数高管的意见是,目前FF91并没有准备好,尽管这是一辆号称拥有1050马力的“特斯拉杀手”。

  但贾跃亭一意孤行,没有做出任何让步。这位内部人士称,如果仔细留意一下在2017年CES举办前三个月的动向,就会发现从这时开始已经有高管陆续离职。

  但贾跃亭坚持要让FF91在CES上亮相,这就意味着所有员工必须加班加点的工作,包括圣诞节和元旦都不能放假。一位高管曾表示,在这段期间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1个小时。

  还有一位前员工表示:“在这两周内,公司没有人睡过一次好觉。贾跃亭疯狂的决定,激怒了一大批高管,并且纷纷在CES开始之前选择离开。”

  原本公司计划为CES的亮相投入七位数的资金,但随着时间越来越近,这一预算也在不断下调。最后根本无法达到贾跃亭想要实现的效果。

  高管们的离职潮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在展会开幕的前几天,员工们成群结队的选择逃离了法拉第未来。在意识到这种局面所带来的影响之后,一些留任的高管希望能够取消这次亮相,在2017年年底举办独立的发布会。

  这一要求还是被贾跃亭拒绝了。

  发布会还是如期举办了,整场发布会的风格一如既往,整个大厅里充满了期待。但原本计划45分钟的发布会充满了空谈,甚至出现了FF91自动泊车功能失误的事件。这是一辆旨在击败特斯拉的超级电动跑车,但在发布会上完全看不出这样的潜力。

  不过在CES场外,FF91的自动驾驶试驾功能表现还算不错,这给了一些投资者信心。

  但消息人士表示,这次在舞台上的演示失败成为了公司财务困境的明确信号。“这是为什么FF91没有能够展示出全部功能的原因。”这位消息人士还指出,其实在上台之前,一些员工就预感到演示会出现问题。因为舞台并非是标准的停车场,但贾跃亭还是执意要求进行演示,法拉第未来副总裁Samppson也承认了这一事实。显然,这成为了反映公司内部不和的一个小小缩影。

  尽管如此,法拉第未来甚至坚称此次演示失败是精心策划的一部分。目的是为了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对这个功能进行说明。

  “尽管有很多的反对者和怀疑者,但我们还是会继续坚持下去。”法拉第未来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在发布会上表示。“我们在努力将不可能变成可能。”

  在CES结束之后,混乱还在继续。随后公司遭遇了一连串的赔偿诉讼,包括180万美元的宣传费、58万美元的电费以及21万美元的网站域名费。

  1月下旬,法拉第未来被“赶出”了一处之前租用的仓库,并且仓库的主人还向贾跃亭索要1500万美元的赔偿。

  但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贾跃亭依然凭借其个人魅力吸引了知名人士加入到公司来。比如曾在宝马和德意志银行工作接近30年的Krause,在今年3月被任命为法拉第未来首席财务官,他的任务是帮助公司建立“全球市场可持续发展的道路”。

  今年夏天,Krause策划了一场筹款活动,希望能为公司筹集10亿美元的资金。今年7月,另一位宝马前高管Ulrich Kranz也加入了法拉第未来,成为了公司的首席技术官。他认为在经历了长期的传统汽车公司生涯之后,可以重新在法拉第未来找到自己职业生涯新的高光时刻。

  但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让人感到困惑。

  虽然法拉第未来的前景看起来已经没有那么严峻,但另一边的乐视却麻烦不断。今年4月,在经历了一场无法解决的资金危机之后,乐视解雇了大部分美国公司的员工。同时供应商开始不断起诉乐视,促使上海地方法院在7月冻结了贾跃亭1.82亿美元资产。

  与此同时,由于收购失败,美国电视厂商Vizio也起诉乐视索要6000万美元赔偿。7月初,Vizio将贾跃亭个人告上法庭,表示他也要承担重大的财物责任。

  随后法拉第未来又作出了让人困惑的表态,宣称贾跃亭的行为与公司的长期目标依然保持一致。同时贾跃亭宣布自己辞去了乐视所有职务,专注于法拉第未来的发展。

  法拉第未来一位发言人表示:“这些关于个人的消息不会对公司的日常运营产生影响,公司还会继续多元化的融资行为,并且将实现在2018年把FF91推向市场的目标。”

  几天之后,法拉第未来证实正式放弃10亿美元建设内华达州工厂的计划,并且开始寻找新的厂址。消息人士表示,Krause曾为法拉第未来寻找合适的汽车厂商寻求对其进行收购,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今年8月,法拉第未来的资金消耗殆尽,但还是迎来了好消息。公司获得了1400万美元的紧急贷款,继续维持日常运营。同时公司还在加州寻找到了一家新工厂。

  但知情人士表示,如果没有大量的资金注入,这依然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Krause的10亿美元筹款也没有带给公司任何实质性的投资,只是有一些机构表达了兴趣而已。

  

  有多位消息人士表示,问题并不是出在法拉第未来的产品上。只有在贾跃亭交出控制权、或者允许破产重组之后才愿意对其进行投资。Krause也在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努力,但贾跃亭依然坚持拒绝交出手中的权利。

  投资者与贾跃亭的僵持又引发了一轮离职潮。10月初,一批法拉第未来的元老离开了公司。10月14日,Krause也宣布离职。就在一天之后,首席技术官Kranz也追随Krause的脚步离开了法拉第未来。此后陆续有更多的高管和普通员工离开了公司。

  一位前员工表示,Krause曾是唯一能让公司继续维持运营的关键人物。“申请破产是法拉第未来想要生存的唯一方式,Krause也清楚只有让贾跃亭离开才能让公司摆脱困难的局面。但现在Krause已经放弃,公司基本上也不会长久了。”

  另一方面,尽管贾跃亭否认了乐视在IPO上市时涉嫌欺诈的说法,但他现在依然与公司在加州的总部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不过现在贾跃亭低调了很多。在发布给媒体一份公开说明之后,关于法拉第未来的破产传闻再次出现。

  根据一些文件显示,法拉第未来目前正在申请破产,并希望将公司转交给新的投资者,这正是当初Krause的目标。虽然法拉第未来否认这些文件是自己所创建,但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相关的计划已经开始出现在谈判桌上。

  进入到11月,Krause与贾跃亭的矛盾终于公开化。这位前首席财务官确认自己在10月就已经离开,但法拉第未来却用一份语气非常强硬的声明强调Krause是由于渎职而被公司开除,甚至要对Krause采取法律行动。

  一位公司前员工表示,法拉第未来的这份声明简直就是胡说八道,而这也是该公司惯用的伎俩。“他们想用这种方法挽回颜面,我还在公司工作的时候,就经历过几次这样的事情。只要有员工离职,公司就会立刻开始攻击对方。”

  不过很快Krause的离职风波就被新的话题所掩盖。这次话题的另一位主角是印度塔塔汽车公司。作为捷豹路虎的母公司,有消息称塔塔希望以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法拉第未来10%的股份。这对法拉第未来来说,绝对算是救命稻草。

  但随后塔塔集团否认了这一说法。

  塔塔集团一位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这一消息并不属实,我们无法对此进行任何评论。”

  知情人士表示,这一消息其实是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内部人士故意捏造,希望能够重塑贾跃亭的形象,营造一个他依然还在将公司引向正确道路的假象。

  对贾跃亭来说,麻烦还远远没有结束。他还面临着另外一起指控,包括上面提到的Ocean View Drive空壳公司以及Rancho Palos Verdes的别墅在内。这起诉讼来自于一位名叫Miles Bernal的前雇员,他指控贾跃亭非法裁员,并且挪用公司财产据为己用。

  根据此前未曝光的文件显示,贾跃亭和法拉第未来另外两位高管在处理公司资金和财产时,将公司的车辆和资产作为个人用途。同时贾跃亭还以“维护公司”的名义将Ocean View Drive的资产转移到了自己的名下。目前各方律师都未对此发表回应,此案将在11月27日举行听证会。

  不过目前来看,贾跃亭依然还拥有一批忠实的伙伴和员工,尽管法拉第未来前景并不明朗,但他们还是愿意继续为公司效力。

  消息人士称,部分乐视的员工已经被调到了法拉第未来接替之前离职员工的职位。

  消息人士称,尽管贾跃亭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形势,但是目前身处加州的他依然拥有不可动摇的信心。没错,现在他又开始提及自己当初那个年产300万辆汽车的宏伟目标了。

  不过这一次,是否还会有足够的人才愿意加入到法拉第未来,已经成为了一个问号。

  “所有非乐视系的法拉第未来员工都认为,只要贾跃亭还是公司的决策者,那么公司就不可能造出任何一辆真正的汽车。”一位前雇员表示。

注意啦:淘大米域名抢注,成功率高达99%;购买已备案域名、高PR、高权重、高外链、百度V认证域名就上淘大米(taodami.com.cn)。点击进入:

淘大米官网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随机推荐

热门图片
  • 科大讯飞与中国农业银行战略签约:共建智能
  • 万物互联,涂鸦智能为全屋智能系统注入新活
  • 众麦通信获奖:2018呼叫中心领域最佳解决方
  • 全球估值最高的AI创业公司诞生,估值30亿美
  • “IT精英,百年群英”, IDC运营商领域的领
发布主题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

河南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河南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河南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