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马百科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义马百科吧 首页 网贷快报 查看内容

网贷快报:杭州小P2P老板故事:苦熬遇清退 曾落实双降被表扬

2018-11-27 19:40| 责任编辑: admin| 查看: 277| 评论: 0

摘要: “再僵持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,我们打算迁出去了”,马迪的这条消息是用语音发的,他的声音已经恢复平静,甚至有一丝隔岸观火般的疏离感,与一周前的激愤判然不同。 马迪是杭州一家P2P平台的创始人兼总经理,这家平台 ...

“再僵持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,我们打算迁出去了”,马迪的这条消息是用语音发的,他的声音已经恢复平静,甚至有一丝隔岸观火般的疏离感,与一周前的激愤判然不同。

马迪是杭州一家P2P平台的创始人兼总经理,这家平台因为存量不足1亿被纳入清退名单,一周前,马迪收到了来自当地互金处置办的最后通牒。

一周时间的煎熬改变了很多人的态度。与马迪一样,杭州另外两位平台老板,尽管平台存量高于1亿,暂时未被波及,也同样打消了之前想拿下备案的强烈念头。但他们并不打算就此清盘出局,而是纷纷计划离开杭州离开浙江,迁往外省。

这其中,有些是当年招商引资进来的,但在P2P清退潮中,他们正被迫迁徙。他们中的一些人,在将别之际,仍然期许着来日冬去春来,自己可以候鸟般归来。

但前途茫茫不可测,正如他们甚至在两个月前,都不曾设想过如今自己被清退、在杭州完全失去立足之地的结局。

9月初,平台所在地街道办招商方面的负责人,开始建议马迪停止发标。之所以先由招商方面出马,是因为马迪的公司是招商引资过去的。“但我们并没有马上配合停止发标,因为一旦停止发标,投资人要么会理解为平台是准备跑路了,要么会认为是准备退出,这样就会引起挤兑”,马迪当时有着这样的顾虑。

街道办在提出清退建议的同时,还指出了后续会采取的一些措施。其中有一条时至今日已经得到印证,即马迪的公司将很快在杭州没有立足之地。原由是作为招商引资优惠条件之一,马迪公司的办公场所是由街道办提供的,租赁合同即将到期,后续街道办不会再续约;此外,在杭州变更地址需要经由原辖区同意,而街道办表示,根据政策规定,街道办不会同意马迪的公司变更地址,所以这也就意味着马迪不可能再在杭州找到办公场所。

“要么,你们可以离开杭州,离开浙江,这样可能还有机会”,马迪听到街道办如此建议,内心非常激愤,完全无法接受。

马迪是三年前来这里注册公司开办P2P平台的。当时街道办为了吸引马迪,提出了诸多优惠条件,其中包括由街道办提供办公场所,减免租赁费用。办公场地占据了某写字楼的一整层,当初签的是三年的租赁合同,前两年免除租金,第三年减半收取,而11月底正好三年期满。

马迪回忆说,公司刚入驻这栋写字楼的时候,大楼中还没有什么企业,基本还都是政府自己的办公室。街道曾经对马迪的公司寄予厚望,觉得他们的平台资金量可以做得很大,除了减免办公场地租赁费用,还说要给税费补贴、高管补贴等等优惠政策。

但截止目前,平台的存量规模不足千万元。“去年7月份56号文件出台之后,金融办提出了双降要求,我们很积极地配合了,原本是想跟政府搞好关系,有利于以后顺利备案”,马迪说,“之前金融办开会的时候,还表扬过我们双降落实到位”。

但平台严格执行双降,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。从去年7月份到现在,长达16个月的时间,马迪的团队付出的代价可谓惨烈,为了缩减人力成本,公司的裁员率达到了70%,基本停止了一切市场推广活动。“之所以能熬下去,主要靠公司之前积累下来的信誉,以及老用户的大力支持”,马迪对此充满感激。

此外,平台肉眼可见的硬伤是,至今尚未上线银行存管。

苦熬之后并没有迎来预期的曙光,为了鼓励和引导马迪的平台平稳退出,街道及区金融办的游说持续不断,可谓苦口婆心。并且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清退的态度也逐渐明朗。

这样的结局,起初马迪无论如何是无法接受的。除去一年多的苦撑苦熬,马迪及股东还有其他的成本付出,比如说,尽管办公场地前两年完全免费,第三年也还是减半交纳,但是,即便是按照市场价计算这三年的租金,马迪所花费的办公室装修成本,仍然是租金的数倍。此外,三年时间平台的运营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

何况,如果就此收场,马迪也很难安放自己三年前那份踌躇满志。马迪说,“进入网贷行业的初衷,其实是受到国家‘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’的号召,而且网贷行业也确实是应国内现状而生,从我个人角度看,确实也看到了P2P未来的发展前景,坚持做网贷更多的是希望未来能够有机会转型做互联网银行。”

但马迪等来的却是被清退的消息。但事实上,这样的结局,对马迪及其公司,对招揽他们进来的基层政府,显然是双输的。政府部门提供了一系列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,也让出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,比如最直观的租金减免,但最终的收获却是招商引资失败。

从实际结果来看,杭州乃至浙江的清退行动已经逐渐明朗,但其中具体的操作细节,至今仍然不为人知。杭州某平台老板的细致描述,则正好补足了这些空白,借此,我们可以窥见事情的全貌。

以下内容还原当地平台创始人提供的一份录音。

当地金融办到某平台下发引导退出告知书时,发生了如下对话:

P(平台人员):这个文书会给我们一份吗?

J(监管部门人员):不会,这个已经宣读过了,反正我们也有录音录像,你可以看一下。

P:这个不能给我们啊?那可以复印吗?

J:按照要求,不可以。

P:可以拍照吗?

J:不行,你可以拿纸笔记录一下,摘录一些要点。

…………

告知书是由金融办工作人员现场宣读的,而随行的摄制组则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,一行人总共7人。告知书中列明了平台可能涉及的各种非法集资罪行,并且给平台指明了唯一的操作方式——主动清盘退出。

就是在这样一轮一轮的专项行动中,马迪们最终打消了固守下去的念头,开始向外找出路。除了他们,多个存量超过1亿不在第一轮清退名单中的平台,也开始像马迪们一样,着手寻找迁徙之途。

但何处可栖?前途依然未卜。

(注:应受访人要求,文章人物均为化名。网贷之家 文/坚白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随机推荐

河南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河南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河南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

返回顶部